海岛

“光阴之美,不舍昼夜。”



Noya Fraise/鹤见


💫推
aph英伦衍生✨苏爱
bsd✨太宰治
fate✨吉尔伽美什
aotu✨安迷修||嘉德罗斯


💫爱好
lo fashion✨jk制服✨cos✨文画

只是为开心而已
欢迎关注投喂( ˊ̱˂˃ˋ̱ )

梗:19世纪背景,弗朗西斯受雅金卡的好友普兰夫人之托为雅金卡画像。弗朗西斯与雅金卡本就熟识于是赠予画像。

雅金卡

(爬到窗座上,缩起双脚,像土耳其人一样盘腿坐着,把红色的厚窗帘几乎都拉好,将自己隐藏得很严实。在右边,深红色窗幔的层层褶皱把视线挡住了;左边,明亮的玻璃窗保护着自己,既遭受不到十一月份阴冷天气的侵袭,还不和外边的景物隔绝。抬眼眺望冬天午后的景物,远方到处都是白茫茫的雾霭,近处是一块潮湿的草地和遭受风雨侵袭的灌木。)那是谁呀……?(直起腰杆趴到玻璃窗上仔细盯着窗外正向自己的屋子走来的人,只看得出身形轮廓,大约是个男人。面容却模糊不清,他站到了深红木门前的地毯上,叩响了门。急急地跳下窗座,从火炉边取来一根干燥的毛巾,方才从屋里看见,外头还是下着丝丝细雨。)噢上帝,是哪阵风把你吹来了,我的弗朗西斯!(捂住嘴掩饰自己的惊叹出声,弗朗西斯很年轻,二十五左右,金色的卷发披散在肩头还带了些雨滴,站在门口倒更像是个英俊的雕塑。)快进来快进来,我的贵客。也不提前让人和我说一声,我惊讶极了;你在巴黎的画画生涯怎么样了呀?听索娅说——你开了个画廊!

弗朗西斯

(寒风将要使发丝上的水珠凝成冰晶,肌肤因气温变得僵硬,然而它却不能冰冻热情。唇瓣在女士的手背上轻点,以玩笑话平复方才被自己惊扰而泛起涟漪的空气)…大概是西风,可它传递讯息的速度也不及灵巧的知更鸟,亲爱的雅金卡。(递给她一个有些顽俏的眼神,褪下外套抖落残存在上边的雨珠,对上前接待的女仆表达谢意,继而张口)并不是所有人都受到眷顾,可怜人随处可见——这让哥哥我在怜悯的同时更感激命运,它并没有那样为难索娅和我。(以不那么沉重的语调答复,掩去眼底的氤氲浮起柔和的笑意)好生活总会来的,也许伴着初春第一株三色堇的绽放。(取出缎带系起拢在颈间的卷发,挽起流苏坠饰的衬衫袖口,目光在她精致的面庞上停驻片刻,缓缓道出言语)而您作为带来这幸运的使者再适合不过。若不介意,能允许我为您画一副画像么?


标签: Fraser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2)
©海岛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