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岛

“光阴之美,不舍昼夜。”



Noya Fraise/鹤见


💫推
aph英伦衍生✨苏爱
bsd✨太宰治
fate✨吉尔伽美什
aotu✨安迷修||嘉德罗斯


💫爱好
lo fashion✨jk制服✨cos✨文画

只是为开心而已
欢迎关注投喂( ˊ̱˂˃ˋ̱ )

[英仏]若欲重生,必先湮灭

To be reborn,

you have to die first

  我躺在床上,闭上眼睛回味她对我说过的话。她的全部,譬如她的声音,撒娇是翘起的嘴唇,扑闪的睫毛…还有她问我“你爱我吗?”时的俏皮又诱惑的表情。那感觉像是梦幻,她是个引得人发疯的精灵。

  我爱她吗?当然了,我把她看的比我自己还重要,完全的占有欲和控制欲随无可救药的深爱萌生。我愿她除了念诗和唱歌之外只叫我的名字,用漂亮的言语表达她对我的依恋,或是更单纯的呻吟,这都好。

  但我同时明白自由比爱更重要,她不会甘愿依偎在我怀里,把我当做全部。

  我们吵架了,现实不在我掌控之中。然后呢,连婚都没离,没有后续,她就离开了,我甚至找不到碰到蛛丝马迹。她在短讯中说,“姐姐不想有任何无谓的争吵,趁这份爱还没消散,停止吧?”用着陌生的号码。

  我没有对她穷追不舍,倘若她已经觉得厌倦、痛苦,那我留下她是负罪的,也很徒劳。

  两年后的圣诞节,我在我们以前常去酒吧碰见她,蛮老套的剧情,她端着高脚杯同旁人嬉笑逗趣,我像个初出茅庐的傻小子看着她。我没上去搭话,自讨没趣。

  她在我喝下第九杯爱尔兰威士忌后坐到我身边来,没有注视我,很随性的坐在旁边,感觉像我是她刚认识的酒友。

  “你过得好吗?”她问,很简短的话,语气温和。

  那一瞬间,我望向她金色的睫毛,隐约看到他迷幻的紫罗兰色眸子…万般柔情,涌上心头。

  “好。”我回答的同样简洁,我觉得有些不舒服,心脏病似的糟糕。

  ……

  我想离开了,她像是魔鬼,用那套温情的伎俩折磨我。

  如今在囚笼中挣扎的困兽是我,脚下荆棘丛生,伤口绽出蔷薇。这似乎很诗意,我却清晰地听见梅菲斯特狡黠又怖人的笑声。

 

  有些东西,一旦爱上,就永远挥之不去。如果你想试图放手,也只是打转儿,最终还是回到你身边,他们会成为你的一部分,不然就会毁了你。 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12)
©海岛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