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岛

“光阴之美,不舍昼夜。”



Noya Fraise/鹤见


💫推
aph英伦衍生✨苏爱
bsd✨太宰治
fate✨吉尔伽美什
aotu✨安迷修||嘉德罗斯


💫爱好
lo fashion✨jk制服✨cos✨文

只是为开心而已
欢迎爸爸们关注投喂( ˊ̱˂˃ˋ̱ )

我的生命之光,我的欲念之火。

我的罪恶,我的灵魂。Lo-lee-ta

  对洛丽塔原著及电影的尝试改写,语c的形式。其实很久不写戏什么的了,也更喜欢原著的表现形式。每每拜读,无不扼腕叹息。亨伯特的情感映射出一种本能的渴求…我认为这毫不淫猥,而是被“正直的人们”唾弃的美学。

APH 英米带入,不过看样子失败了orz,就当对原著致敬吧…

Arthur/亨伯特
(星期三,被失眠症恼扰,以致于不得不极早从床褥间起身,带些某种无可奈何忧郁和彷徨回到前夜滞留的“小工作室”里。目光像是被挫伤了羽翼的鸟一般滑过这些还不算熟悉,却倍感厌倦的空间。于自身来说,这快乐的痛苦即便吞噬生活,也是令人无法忘怀的妖精的恶作剧。手指在笔尖摩挲而蹭上不少墨粉,思忖起时间被如此分作两块——颇为宽阔的光明的一部分,来自工作。以及失眠症充斥的黑暗间隙。)“倘若早晨能够更加轻柔的…”(舌尖不受理性控制的触碰牙龈,喃喃出些残碎的句子,毫无头绪,比作被揉碎了的叶茎来说都逊色不少。望去走廊看到了些许光影斑驳,怀揣着不可言喻的渴求催促脚步向前,全景映入眼帘,空荡无人的走廊,没有沐浴在欲火间的妖精。)(阖上被折磨的有些干涩的眼睛,拾起方才被惊扰而跌落在桌旁的铅笔,打算继续漫无目的的记录时听见一串细微的声响,略狭迫地坐回扶手椅上,左手躲在手肘后抚平被压折一角的纸张,故作镇定似的清清嗓子,抬眼就对上她有着什么阴谋般的诡作的神情。)小姐,我没料想您也起的这么早,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?(此时觉得有种恍惚的眩晕冲击了思维,几近不加思索的询问,丝毫没有空间去揣测她的欲念。手心泛起了些薄汗黏在笔身上,胸腔中的怦动则引得面颊灼热。)你母亲今天外出,早餐可能要指望女仆了。

 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3)
©海岛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