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岛

“光阴之美,不舍昼夜。”



Noya Fraise/鹤见


💫推
aph英伦衍生✨苏爱
bsd✨太宰治
fate✨吉尔伽美什
aotu✨安迷修||嘉德罗斯


💫爱好
lo fashion✨jk制服✨cos✨文画

只是为开心而已
欢迎关注投喂( ˊ̱˂˃ˋ̱ )

爱、孤独和欲望

  随笔,有灵感就应该立马写下来!

  复习工作实在让我倍感乏味,我不打算研究生物学,自然对逐句背诵也无兴趣。我抽出挤在教辅书中间的那本《空荡荡的家》,打算以此打发些金贵的时间。

  科尔姆·托宾较教研所的编者可有趣的多,尤其是那些“难以启齿的情感”,恐怕在课本中是难寻的。倘若我打算认真读,便会从编者言开始读起,尽乎不放过任何词句,要将他们全部吞进肚里,分解成养料喂养我的灵魂。我对它不这么做,原因在“打发时间”是可以随手翻阅,凭兴趣捉来一篇读的,恰好这是部短篇小说集。

  我开始读《采珠人》,之前在阅读频道也听过节选片段,我是觉得好奇,少年们怎样开始在乐器室做起爱来,心中又怀揣如何“难以启齿的情感”?我的目光一下就落在另一处毫不遮掩的描写上:

  “我小心翼翼地躺着不动,至少装了半个小时熟睡的样子,然后悄悄地脱下衣服,舔舔还在皮肤上结成块的精液,然后穿上睡衣睡觉。”

  很禁忌的画面,我想,又觉得过于细腻的情色让我心里都涌上一股难堪。这时同寝的那个较小的女孩又开始朗诵了,一如既往的,照例朗诵英文。她读的确实认真,几乎要念出每一个音节,这让句子显得磕磕绊绊,像是小些的核桃绊着牙齿。辅音又念的太过重,我希望她能别打扰我,除了蹩脚的口音还因为她这股子执着让我想起曾为我念例句的“小Soulmate”,仿若呢喃,耳鬓厮磨,弄得我骨节处发痒。

  我取出耳机放了首慢摇滚曲,又毫无目的的翻阅起书来,最终停在《巴塞罗那,一九七五》的后半段。

“我离开爱尔兰前的那个夏天,另一个人做得比较成功,但我操他时感觉更好。”

  我更倾向于用“和他做”来替换原文的动词,并且暗自这么做了。过于直白的描写让我觉得羞愧,好在画家床上的人不是我,我也不是那群有文学兴趣的人之一。我想这和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s里描述的纯白相去甚远,也不是腼腆的不善向姑娘表达爱意的爱尔兰小伙子的类型。挺有趣的!

  翻了翻前页,又是赫然的《巴塞罗那,一九七五》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3)
©海岛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