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岛

“光阴之美,不舍昼夜。”



Noya Fraise/鹤见


💫推
aph英伦衍生✨苏爱
bsd✨太宰治
fate✨吉尔伽美什
aotu✨安迷修||嘉德罗斯


💫爱好
lo fashion✨jk制服✨cos✨文

只是为开心而已
欢迎爸爸们关注投喂( ˊ̱˂˃ˋ̱ )

秋风记。

  “我将缀在枝梢的花儿宛如疾风般地的摘下,放在掌心,揪下花瓣再将它揉碎。心里再也忍不住,放声哭泣。把花瓣塞进唇间,藏在后齿嚼的稀烂。之后再也控制不了,想要把自己杀掉。”

-昭和十四年 深秋
作品捏他,小说家太宰。

踏出和屋时匆忙的宛如被赶跑的乌鸦般撞上了桌角,小腿肚疼出打了一剂以上的麻醉那样的感受,指节和鸦色的外套衬在一起倒是格外鲜亮。
这么急着走,是为了赶去车站。瑟缩着肩膀拽了拽领角,把格子花纹的鸭舌帽深扣在头上,与烟与藠头似的努力一同踏上旅途。

「小说呢,写不出来?真没出息。」

到底也不想这么坦诚明白的告诉世人,没戏看了,到此为止。小说家的落败!到底坦率这东西,也是够暴力的。感受性强的人,没法轻易的坦成面对苦痛,对于辛劳失败也闭口不谈。抽支烟吧,说不定醇厚的香味能打消想死的念头。倘若身边还坐了位贤淑的女士,这时候应该会摆出无可奈何的作家风范,蹙着缀满情感的眉头抽上一口。
漆黑的渡鸦钻进蒸汽机车之下,碾在咯嚓咯嚓的车轮里面怕是尸骨全无。夜永远不死,哀莫大焉之事。

汤河源,下车。

昨日之耻不可语。换上了客栈的和式棉袍,指尖模拟着窗外不远处山涧擦过苔藓的声音在靠近肋骨的地方摩挲,衣料之下隐匿着结了痂的旧伤。层林尽染时钻进红叶林里,怕是会碰见妖艳的鬼女吧。食我血肉也罢,就不用凑东京的车票再去自杀了。拨开浴场中飞腾而起的雾气就是矗立在眼前的崇山,不由得大吃一惊,这山也如此辛劳的守着,好似汇集了中产阶级所有的不自由。

要快乐是自由,要痛苦是自由。两边都不是的是落败的中产阶级。作家。说的倒好听啊。不能相信现在,只能相信一刹那。世间喜悦的一刹总有其后的责任,烟火发出美丽极光后的余烬终究烧不干净,反之或许还算得上几分救赎,所以觉得死去的一刹那才可相信。颓然怪物囫囵塞进了人皮里,背脊也任它弯驮着,浑然一个无赖似的坐在坐垫上。向里屋不甚端正地摆手唤来一个艺者。

“我一人这么待着,喝醉了恐怕要一头倒进浴场里,能看着我吗?麻烦了。”



搞不明白,这玩意儿可能是戏:3

 
标签: 太宰治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5)
©海岛 | Powered by LOFTER